首页 >  走向新丰  >  文化新丰  >  文学作品
2016年作协作品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6-12-29 05:55:03   查看次数:   字体: 默认   

行走新丰

潘俊才

 

行走新丰,无论春夏,即便秋冬,秀色常新韵味浓,绝代风华隐其中。

莺歌燕舞三月事,艳艳红樱笑春风。入茶峒,品香茗,揽全福寿归家中。竹林藏古寺,西莲庵上显仙踪。潘家显赫儒林第,温氏光耀在九栋。土围屋,似弯弓;古雁塔,遗明风;镇江楼,已人去楼空,唯余滔滔江水继续向东。

向来毓秀地,定然有才雄。业帝师,有廷楷;佐君王,多良忠。辈出群英,承大任,治大同,造福苍生建奇功。历历往事皆凿痕,岂只在石刻与纸书中,何不问,百世巨榕千年秋枫?

更有灵山在,石奇峰更崇,似为鬼斧与神工,名曰云髻飘渺峰。疑是阿婆梳发髻,云去雾消展娇容。吼住天狗长望月,想是邀了嫦娥来相逢。深山处,密林中,泉水长叮咚,汇集飞瀑无数重,孕了神龟,育了岩龙,绿了源头,润了芳丛,尤是滋泽了下游千万众。最爱晴阳日,游走此山中,春赏山花,夏弄清风,却叹秋叶染霜红,冬来瑞雪至,披上了银装耀苍穹。

    行走新丰,当泛舟竹树抱绕之湖江中,观斜阳,赏岸景,戏绿珠,沐习习清风。此间佳事,乃可纵情飞歌,敞放襟胸,亦或思想万物,探究自然,叹苍生,从来适者存融。

    行走新丰,当登顶云髻高峰,俯瞰峦岳葱葱,静听涧流淙淙,横卧山颠之巨石,眺望一碧之长空,寻觅日月星辰沉浮隐现之迹踪,悟世间,生生息息轮回功!

 

 

 

醉美枫叶红

李秀芬

 

    清霜醉枫叶,淡月隐芦花。一片片红叶,从云髻山上飘起,红了白云,艳了新丰。

    这是天高云淡的深秋,风从云髻山上滑过,顷刻间,将漫山遍野的枫叶吹红,将这广东第二高的阿婆髻打扮得花枝招展,这是一年里最让人心动、最有诗意的季节。

    新丰的红叶为什么这样红?没有人能告诉我。云髻山的红叶为什么这样美?没有人会回答我。

    但那一对对在红叶上奔走的情侣告诉我:红叶在爱开始时就红在心里了;那夕阳下的老人告诉我,红叶在相伴相爱时一直红在每一天的早晨和黄昏。

    新丰红叶美。

    最早读到红叶,是在小学课本里读杜牧的《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千年过去了,不需在香山上一睹枫叶传奇的色彩,不需在藏在深山人未识的米亚罗流连忘返,只要在云髻山,也会让枫叶铭刻在每一个人心中。晚唐的枫叶依旧红在后世文人骚客的诗词里,依然让每一个人的心头,都有一叶浪漫的枫红。

沿着石梯一步一步走向云髻山的顶峰,沿途放眼望去,红枫藏匿在茂密的丛林中,一簇簇,一片片,火红火红的在风中摇曳。脚踩在铺满落叶的山道上发出响脆的“沙沙”声,时光仿佛回到了初恋时拖着恋人的手在漫步。

    “春赏山花,夏弄清风,秋观枫叶,冬踏冰雪”。当霜叶渐红,大雁南飞,走到山的深处,顺着山泉漂然而下的红叶染红了清甜的泉水。沿着新丰江源头溯溪而上,脚下是汩汩而动的清冽山水,两旁是奇形怪状的巨石,抬头是鲜红的枫叶,在蓝天的映衬下,犹如一把把巨型彩伞,笼罩着浪漫的山道。

    这是新丰江的源头,这道山泉,蕴涵着温馨的回忆,也蕴涵着新丰人那火红的青春。浪漫的红叶延绵不绝遍布山峦,热情似火地盛邀四面八方的游客前来欣赏。

    片片枫叶情,云髻山拥有数以万计的岭南最大片原生的三角枫。三角枫是一种著名的观赏树种,高达20多米,树冠宽广,色泽红艳,枫叶的颜色会随海拔的高度变化而变化。云髻山山林的色彩分别为红、黄、绿,层次分明,形成一道道独特的风景线,特别是从新丰江之源的“流云飞瀑”景点一直到下山的路段,是枫叶最为集中的地方,曲径通幽的小道上,片片红叶显“枫”情。

    岁月的留恋及气候地理的有利条件让新丰有了更多的红叶,这红叶分布在新丰各个乡镇的山岭,装点出“红叶满秋山”的美丽景色。

    一年一度秋风劲,又到了枫叶红了的时候。枫叶啊,你像天边的红霞,装扮了云髻。你凝聚着春天的希望、夏季的绚丽和秋季的收获。你像火一般的热烈,花一般的美丽,向四面作方的游人敞开你的胸怀。你在秋冬的阳光中喧嚣着,欢腾着,舞动着,好像在吹奏一支支美的赞歌,赞美美丽的新丰,赞美多姿多彩的云髻。

    来吧,到云髻山看红叶,在阿婆髻上高声诵读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竞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这是新的人文景观,这是一股英雄豪气。让火红的激情,给每一个人新的希望和增添战胜困难的信心。

    也许,在又一个深秋,我们在新丰将会看到,一个以红叶、红花树种为主的“红色”景观林带,看到以云髻山风景区为主的“新丰枫叶节”的旅游品牌,看到以县城周边、县内主要通道为主,各墟镇为辅的更高层次的“岭南红叶之县”旅游品牌。

    “乌臼平生老染工,错将铁皂作猩红。小枫一夜偷天酒,却倩孤松掩醉容。”我们醉了,醉倒在新丰那如枫叶一样火红的热情中,醉倒在云髻好山好水带梦来的神游里。 

    哦!心爱的枫叶,多情的云髻山,你莫要相顾无言,也莫要羞红脸庞。你回答我啊:新丰的红叶为什么这样红?云髻山的红叶为什么这样美?

    醉美云髻山。醉美枫叶红。

 

 

 

三月的记忆

春日迟迟

 

清明

    清明是一个凝重的记忆。

    活脱脱的牧童骑在牛背上,悠扬的笛声一遍一遍地重复那水色的童谣。老牛从清明那晶莹剔透的雨点里,咀嚼着飘荡在蕙风里一点点淡淡的晚春余味。

    乡间那间古老的残庙,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而后是拜祭的人们离去的身影,而后是空寂,和空寂的虚无,无声无色,无影无痕。

    山坡上的松树是绿的,小河边上的竹林也是绿的,永远无法绿的是那岁月悠悠的石拱桥。

    此刻,拱桥边上的核桃蓓蕾慢慢地绽开,有谁听懂了蓓蕾的话语?

    远方的路啊,只有诗人的咏叹:清明时节雨纷纷。

村庄

    白云之下是青山,青山之下是村庄。

    雨季来时,总有一阵阵小雨打湿了芭蕉,打湿了石板路,打湿了小村庄。

    平平仄仄的村庄,没有炊烟,没有人,偶尔传来一两声响亮而分明的犬吠声。

曲曲折折的小路膏润了,弯弯曲曲的小溪涨起来了。村头那棵榕树,倾听着溪水从树荫底下潺潺流过,洁净的溪水,容不下一粒沙尘。只有老榕树的年轮增一圈,树荫长一围。

    此时,远山显得更远了。

枇杷林

    记不得是哪个清晨的骤雨吹折了花果,记不清春日的最后一点花香飘向何处,还有最后一只蜜蜂依依不舍的眷念。

    但是,林还是那片林,树还是那棵树,果儿还是那只果儿。即使仅仅只有一只青涩的枇杷我也会想得发疯,怎么也不肯承认它是一只果儿,而是一颗春天的心。那缀着雨点,沐着春风的果儿,其实在暗示着一个季节的秘密。

    有一种感觉悄悄地告诉三月。也许,果实对于每一个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人的一生中,都必须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季节,尤其是以一种平和的心境,倾听清晨和谐的鸟鸣,吸吮雨点的清香。

花香

    迷迷蒙蒙的雾,如烟如幻。

    是谁的魔力,在这一夜之间,拧亮了幽谷里所有的春天的灯盏,使无穷红艳的烟霞里,漾着水样的心绪,丝丝缕缕。弥漫着一种难言的情愫。

    三月是一个多花的季节,但是没有哪种花朵只开在幽深的山谷,接受大自然的馈赠。

    偶尔,有一个背着药缕的老妇人到此采药,药缕里只有枯萎的花儿。

    哲人说,采花采不来它的花香,只有在春天的大自然里,才会有充满生机的馥郁芳香。

 

 

 

云天海记

李 建 城

 

    南国春早,立春未及,草木葳蕤。淫雨初歇,携数友出城,直至云天海。

    方入沟,但见群山环抱,溪自中出,水流潺潺,蜿蜒逶迤。谷中屋舍,或建于溪流之畔,或立于峭壁之下,或筑于小山之上,错落有致,设计精美,绝不雷同。车场左有一门,上曰“森林公园”。曲径通幽,深遂莫测。

    初入,路平缓,可徐行。距口半里,忽逢梅花林。枝条将舒未舒,柔梢披风,落英缤纷,嫩芽浅鬣寸许。游人虽未盛,攀援而拍摄者,长啸而高歌者,徐行而浅谈者,亦时时有。沿途草木苍翠,风景渐佳。自觉远离尘嚣,身心顿释。

    山行二三里,渐闻水声潺潺。其下平旷,有泉侧出。溪水极清亮,以手探之寒彻骨髓,掬捧啜饮更觉清凉甘冽,沁透心脾。无名草木,荟萃其间,蓊郁成林。苍髯虬枝,随处可见。或折腰,其状若虹;或体断,其形甚杂;或根拔,其情甚残。松杪处,琼银细碎,灿然成堆。林下藤蔓,颇为丰盛。或攀援于巨石之上,或斜卧于乱丛之中,或横跨于小径之间。随心所欲,不一而足。

    沿山势上,山径略显狭危,步履亦维艰。峰回路转处,一小儿惊呼:“有兽!”。众发怵,正彷徨间,忽见道旁立一匾,上曰“山中有兽”。或曰:“若真有兽,当饱眼福,岂不妙哉?” 众哂笑。此处多石,小者为卵,大者成山。其卵小可人,托在掌心,日光照耀,乳白透亮,晶莹似玉;大者仰面朝天,中空有隙,高悬欲摧,令人怵怵然。道旁有一亭,可歇足,可远观。

    山势渐高,风景却更佳。但见杂木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鸟鸣啾啾,不绝于耳。山峦为春雨所洗,娟然如拭,鲜妍明媚。山间轻烟氤氲,或飘或渺,或浮或沉,或动或静。若实若虚,如梦如幻,美不胜收。

    渐至山巅,甚觉力拙,以为终点。却见道旁又立一匾,上曰“此山有二巅”。或曰:“人生当攀巅。”或曰:“人贵量力行。”众议难下,倚亭小憩。亭侧有一泉,一瀑飞泻直下,犹自天降。盘膝潭边,闭目静坐,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上感天地之浩浩,自然造化,佳境天成。下叹生灵之渺渺,人生苦短,弹指一挥。想吾等俗子,庸庸乎求生,碌碌兮赴死。所思者不过功利哉,所计者无非得失矣。何曾若此泉任意东西,无羁无绊?思之所至,心境渐明。

泉侧有小径,乃下之。下视谷中,雾气袅袅,人声鼎沸,温泉度假村也。或言浴之可疗疾,或言涤之可释烦襟,未知孰是。

 

 

 

云髻丹枫

丹枫

 

潺潺溪流

夹杂几声蝉鸣

搅乱蛰伏一夏的宁静

飘飞的雨丝

无声落在树上

润入泥土

云髻山色忽如新开的陈酿

醉了多少游人的眼

唯有那丹枫片片

沾上云朵的悲伤

泣血低诉君能知否

相思有几重

怎叫青瀑染满繁霜?

 

 

 

 

 

丹枫

 

三月暖阳

催枯枝染黛

点点时雨

落一地残红

薄醉乍苏

忽忆笑意盈盈

铺青笺

执瘦笔

只涂满纸忧伤

 

重煮相思

品冰水成泪

缕缕轻烟

惹两世哀愁

春心已灰

空余芬芳郁郁

如相见

纵擦肩

唯惊扰不相牵

 

 

 

 

 

 

 

登云天海山顶有感

冯佰基

 

漫步林间春阳伴, 蜿蜒小路通山巅。

沿途探鸟欢细语, 轻盈相逗舞翩翩。

登上九天揽明月, 窥得云海天外天。

眺望琼楼交错落, 巨龙匍行漫无边。

商鞅高瞩秦强盛, 穷途求索勇攀登。

览尽群山身影小, 唯恐笑语惊动仙。